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水如酒的博客

与你们在一起,让我们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水,是生命不可或缺的真味,平凡、平淡却充盈养分。饮一杯真情之水,如同品酒,慢慢细啧,点点滴滴不愿挥霍。愿与懂得珍惜的朋友共享!

网易考拉推荐

中学生偷换全校升旗仪式讲稿 当众讨伐教育遭批  

2012-04-12 22:0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种变味的教育,学了能有什么用呢?就是考上大学能如何?找到工作又如何……”“我们不是机器,即使是机器,学校也不该把我们当成追求升学率的工具!”这样内容犀利的言辞,不是出现在辩论赛上,而是一名中学生在3000多名师生众目睽睽之下的激情演讲。9日,启东市汇龙中学经历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当天上午,学校举行升国旗仪式,一名高二学生在国旗下发表讲话时,将之前老师“把关”过的演讲稿,悄悄换成另外一篇抨击教育制度的文章。5分钟的演说中,这名学生“慷慨陈词”,表达自己对现行升学和教育制度的不满,抨击父母强加给自己所谓理想,引起一片哗然。昨天晚上,该校领导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学校认为这名同学的演讲“言论不当,用词过激”,已对其进行批评教育,但本着宽容的态度,不会对其进行处分。

扬子晚报记者 郭小川

谁都愣住了!众目睽睽之下,国旗下的讲话变“讨伐”

9日上午上完第二节课,启东市汇龙中学3000多名师生汇集到操场上,参加升旗仪式。这是这所高中例行的活动。升旗完毕,还有一个国旗下的讲话,对学生进行德育教育。当天的主题是“如何树立远大理想”。高二文科班学生江成博是演讲人。之前,他写的稿子已让学校把关通过,老师还对他进行了指导。

但演讲开始,副校长徐辉就发现,这个孩子的语气不对,“根据调查,中国孩子计算能力世界倒数第一,创造能力世界倒数第一……”徐校长以为接下来就会发生“转折”,但很快就感觉不对,这名学生还在继续说,“这难道就是我们接受16年教育的结果吗?我们不能只为父母的理想而努力,应该有自己的理想。”“现在的生活根本不是我们想要的,这种变味的教育,我们学了有什么用?就是考上大学又能如何?”

国旗下的讲话,江成博俨然当成了“讨伐”教育制度的“掷弹场”,“雷语”不断。这样让所有人深感意外的演讲,显然震住了场内3000多名师生。“这孩子太情绪化了,牢骚满腹,完全‘变了味’。”一名身在现场的高中老师告诉记者。但即使感觉到了不对,学校还是坚持让江成博演讲完。“我们没有关掉麦克风,更没有让他停止演讲。”副校长徐辉说。这则不到千字的手书“讨伐檄文”,江成博用了大概5分钟。

谁也没想到!上台演讲时,他把“审过”的稿子悄悄换掉

作为江苏省德育先进学校,汇龙中学非常重视每次的国旗下讲话。演讲学生不仅精挑细选,而且对学生写的演讲稿,老师还要严加把关。在不少老师眼中,江成博是一名成绩不错,落落大方,还热衷参与社会活动的好学生。去年国庆,小江还在学校组织的“忆红色经典”诗文朗诵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

在演讲前,小江也将自己的稿子送给了老师“把关”,做事认真的老师还对小江的演讲语速、词句进行了认真推敲和指导。但谁也没想到,当天上台演讲时,他将之前送审过的演讲稿,换成了另外一篇,题目是《做美好的自我》。一名在现场听了江成博演讲的老师告诉记者,这个孩子慷慨陈词,个人情绪化严重,纯粹是发牢骚。事后,学校领导同他谈话时问他,现在的理想不是自己想要的,那自己真实的理想是什么?“连他自己也回答不上来。”一名老师说。

为何要在如此庄重的场合,发表这样“不当言论”?记者多方联系江成博本人,但未果。据老师介绍,小江称自己最近看了一本“90后”大学生钟道然的书《我不原谅》,书中对当下教育制度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批评和反思。对书中的言论,小江深有同感。而有老师认为,这孩子之所以这么做,“是想出风头,成为别人瞩目的焦点。”据说,现场听了江成博的演讲后,不少同学还热烈鼓掌。

副校长表示已对其批评,但不会处分

昨晚,扬子晚报记者联系到汇龙中学副校长徐辉时,他并未回避记者采访,而是坦承地表明了学校态度,“江成博同学在不适当的场合,言论不当,用词过激。”但他表示,学校对他的这种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但不会像网上所说对其进行处分。“我们对学生很宽容,还是坚持正面教育为主。”徐辉说,当时,音响主控台就在不远处,也有老师站在演讲台附近,完全可以断掉电源或让江成博停止演讲,“但那样也会打击他的自尊心,我们还是坚持让他讲完。”

据了解,目前,江成博已回到学校正常上课。


锐圆:宽容学生升旗礼上的讨伐

一个中学生被挑选出来,在例行但却庄严的升旗仪式上向全校师生发表演讲,演讲的主题是校方确定好的“如何树立远大理想”,这个主题很庄严但也很例行,按照例行的做法,这个被选中的学生会写一篇有文采的演讲稿,再经老师“把关”以后,落落大方诵读一遍,这个例行而庄严的仪式就完美地结束了。(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江苏省启东市汇龙中学高二学生江成博有意破坏例行,扔掉了“把关”过的稿子,换上了自己另外精心撰写的演讲稿,言辞激烈地抨击了当前的教育制度。(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江成博不按既定规则发表了“情绪化”的、“牢骚满腹”的、“完全变了味”的“讨伐檄文”,整个过程有5分钟。

在我这样世故的人看来,江同学有两重不合适:一是在大庭广众面前离经叛道不合适,二是在这样有奖掖性质的场合上“反戈一击”也不合适。高二的江成博没有这些世故,他排斥、抗拒学校灌输给他的理想,这些“远大理想”我们都很熟悉,很庄严也很例行———起码表述的语言很老套。

江成博反感灌输和预设的东西,甚至批评向他灌输和为他预设的主体,考虑到他的年龄和青春期的心理,他怎么抨击和讨伐并不重要,他讲得对不对也不重要,即使有错误也不会严重到哪里,江同学可贵的地方是他敢于自由表达,这种勇气在世故的成人那里已经非常稀缺了。大人们已经习惯于自觉按照上面的安排说话行事,即使有自己的想法也隐藏起来,不敢驳领导的面子,不敢不识好歹,犬儒精神流行的时代,还有江成博这样的孩子未受污染。敢于自由表达和宽容这种自由表达一样都值得赞美。

江成博的演讲博得不少同学热烈的掌声,老师们也许会有些尴尬,从对这件事报道的文本看,江成博的抨击应该是泛指性质的,校长和老师担当教书育人的崇高职业久了,会不会对“不对”的标准过于宽泛?假定江成博的这次演说在校长和老师眼里很平常,那么现在普遍被认为正常的孩子娃是不是过于驯服过于乖了?(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有报道说,学校事后利用校园广播对江成博的演讲进行了“消毒”,不管怎么样,汇龙中学还是对这名叫江成博的同学给予了宽容,哪怕是俯视的宽容,这也很珍贵。当然,学校如果可以让同学们自由讨论一下江同学的观点,让他们学会并习惯自由思考,这应该比例行地树立所谓远大理想更有价值。

 

胡印斌:升旗仪式上演讲的权利应被捍卫

江成博火了,老师们愣了!4月9日,周一,江苏省启东市汇龙中学3000多名师生举行例行升旗仪式。礼毕,在“如何树立远大理想”的主题演讲中,高二文科班学生江成博完全跳开老师“审过”的演讲稿,慷慨陈词,激烈批评现行升学和教育制度,抨击父母强加给自己所谓理想,现场一片哗然。事后,校方表示,本着宽容的态度,不会对这名“言论不当,用词过激”的同学进行处分。(《扬子晚报》4月11日)

在后续处理中,汇龙中学的领导和老师们确实表现出了可贵的理性和克制。这既为这所学校增色不少,也使得一般社会公众对于中国教育现状的改变和进步多了一些信心。不过,学校的宽容以及不进行处分的决定,不仅不足以应对这一事件所涵泳的意味及价值,也无法消弭公众对于中国教育现状的普遍不满情绪。

就表达方式而言,公民有权利站在国旗下、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发表个人的意见和看法。学校的升旗仪式,非但不应该是限制表达的特定要素,恰恰应该是捍卫这种自由表达的象征。校园升旗仪式上演讲的权利,当然应该得到捍卫。这既是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也是公民意识的自然流露。学校领导认为江成博是在“不适当的场合”言论不当、用词过激,这实在是双重误读:场合未必不适当,表达也未必不被允许。

学校重视升旗仪式和每周例行的国旗下演讲,并对演讲稿把把关,这些都没有问题。但如果这种把关演变成对于学生思想、意识的束缚,甚至代替学生思考,就不合适了。更何况,高中生勤于思考、勇于探索,已经有了独立的思想,学校和老师也不能一味地充当“思想保姆”,牢牢地把他们攥在手心里。老师批评江成博发言“情绪化严重”,其实是不习惯这种表达方式而已。

高中生批评一下时下的教育现状,发发牢骚,这算不得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尽管在其言论中可以明显看到“拿来主义”的痕迹,有不少社会上习见的程式化议论,但并不能据此认为其所批评的内容就不该置评,更不意味着学生就没有权利批评教育。过分追求升学率、重分数不重能力、父母包办孩子的理想……这些现状不该批评吗?江成博当日演讲的题目是“做美好的自我”,多好的题目!

现行教育的种种不如人意处,远远超出江成博指出的那些内容,只不过,以往我们听到的,大都是旁观者的声音,很少有学生能自己发声。这一次,江成博在全校师生面前亮出了自己的观点,有勇气、有思想,值得赞许。当然,如此“偷梁换柱”的偷袭方式,也确有不妥之处,江成博应主动解释,求得老师和学校领导的谅解。不过,如果事先就拿出这样的演讲稿,还能通过吗?

其实,学校也好,老师也罢,完全可以因势利导,做得更好、更容易被学生及社会接受。一方面,坚决捍卫学生自由表达的权利,不使这种权利被所谓“庄重场合”屏蔽;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引导学生正确认识教育的本质,以疏导而非封堵的方式,让学生充分发挥学习的主观能动性,并在教学实践中,逐步改善那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真正实现教学相长、相得益彰。


讨伐檄文”能不能讨来“教育革新”?

4月9日上午,江苏省启东市汇龙中学举行升国旗仪式时,一名高二学生在国旗下发表讲话,将之前老师“把关”过的演讲稿,悄悄换成另外一篇抨击教育制度的文章。该校领导称,学校认为这名同学的演讲“言论不当,用词过激”,已对其进行批评教育,但不会对其进行处分。(4月11日《扬子晚报》)

故事有新意,形式又给力,一篇洋洋洒洒、激情四射的讨伐檄文,真实地表达了中学生的立场。一则,应试教育沉疴已久,郁结的心结早就在伺机某个沸点。二则,沉重的学习压力令其重负难当,既不能罢课休学,又不能装作麻木不仁。于是,这场国旗下的教育控诉就有了多重伟大而微妙的意味。无关听众听与不听,说出来就很解气。不过,相较于学生的“揭竿而起”,笔者更关心的是讨伐檄文能否讨来教育体制的革新。

起码,就眼下而言,学生的“慷慨陈词”并未引起教育者的足够反思。该校的老师义正词严地表示“其个人情绪化严重,纯粹是发牢骚”,另有教师直白坦言“其是想出风头,成为别人瞩目的焦点”。而该校负责人更是语气铿锵给了定论“其在不适当的场合,言论不当,用词过激”。甚至还对该生进行了“批评教育”。——从下到上,教育者似乎都认定学生犯了错。

老实说,该校只是在“随大溜”,学校教育功利化由来已久、浮躁化木已成舟。置身于应试教育的洪流,要分数、要升学率成了各校的法门,谁也不太有胆量进行“教育革新”——你想实现学生“知识本位”向“能力本位”的转变,想真心实意地拓展学生生存空间,不想让学生将视野局限在课堂和应付考试上,迟早会被大队伍抛弃,“晒死在沙滩上”。

何况,这篇讨伐教育檄文无论再怎么措辞激烈,再多么犀利别致,也只是吐于一位中学生的悠悠之口。想想看,从全国人大委员泣血痛斥应试教育,到专家学者铿锵说理教育体制改革、再到教师奔走呼吁“为教育保留一点生机”,直至学生集体“烧书、丢书、撕书”的“壮怀激烈”……类似更高级别、更多人群讨伐应试教育的事例见得不老少了,可有效的制度纠偏终难成行,如此之下,我们岂能期望该生“一举定乾坤”?

毋庸讳言,应试教育的极致,就是把学生锻炼成了“考试机器”,而不能有效培养学生的个人素质,为此,各阶层人士对其不满实属意料之中。但显然,“应试教育”的命运,从不会因为简单的民意批判就改弦更张。现今教育体制作为一个有着巨大惯性的高速列车,要让其速度慢下来乃至渐渐消退,最主要的还是教育管理部门提供“刹车阀”——制定全国统一的“度量衡”,自上而下地推进教育改革创新。

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中学生义愤填膺地讨伐教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讨伐檄文”能否讨来“教育革新”。因为假如其讨不来教育管理部门制度纠偏的勇气和纾解机制的诚意,结果无非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起不到任何掘进与推动的良善功效。可想而知,如此一来,当事人除了过把子嘴瘾、搏来点眼球外,也将和千千万万学子一样,乖乖钻进应试的笼子,继续其“不堪的命运”。

学生偷换讲稿能否孕育有尊严的未来

江苏省启东市汇龙中学一位名叫江成博的高二学生,在国旗下例行演讲时,更改了老师预先准备的演讲稿,换成了抨击高考制度等内容。事后,该校领导表示,学校认为这名同学的演讲“言论不当,用词过激”,已对其进行批评教育。

虽未能亲自看到江成博同学在国旗下演讲的

身影,但在他身上似乎有点梁启超《少年中国说》的样子。我们常说,孩子是国家的未来,今天我们给予孩子什么,将来孩子就还给这个社会什么。换言之,今天以何种姿态面对国旗下演讲的江成博,或许将来江成博们就以同样的文明状态矗立于世。

西方有句名言:虽然我不同意你的思想和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现行教育弊端,在社会各界早已有挞伐之声,为何学校恐惧一个学生直抒胸意的表达?与其说,学校不敢光明正大地面对教育弊端,还不如说是学校无法面对学生冲破俗成约束而选择说真话。

因为在江成博同学批判的那个教育体制里,说真话是一种稀缺资源,并且人们似乎都已经为之习惯。小学生接受采访时,就懂得配合说很黄很暴力;中国的学生是格式化的学生——考卷上永远只有一个正确答案,天马行空的作文往往零分;浙江有较真的语文老师认为小学课本里《爱迪生救妈妈》的文章是杜撰的,其实老师收到的学生文章里的情感又何尝不是杜撰的?

学校自认为老师提前修改把关讲话稿,是出于对于学生的“爱护”,但以他们的阅历,内心应该并不缺乏良知,头脑应该并不缺乏智慧,为什么会认为说真话应该受到指责呢?在江成博同学慷慨陈词的那面国旗之下,我们更该反思说真话何以成为社会的稀缺?那一片净土的校园里,人无自由不成其为人,教育无自由不成其为教育。今日若不能给孩子们一个说真话的机会和环境,明日如何叫他们能够还社会一个有尊严的未来?

李大钊有句话说得好,“我们的‘少年中国’的理想,不是死板的模型,是自由的创造;不是铸定的偶像,是活动的生活。”同样在我们历次教育体制改革的呼声中,都在倡导要向“自由学校运动迈出实质性步伐”。但是现实是有一条无形的绳索,依然牢牢拴着一些制造精神产品的教育工作者和管理者——每一滴露水在太阳的照耀下都闪耀着无穷无尽的色彩,但是有些人却只准精神的太阳产生一种色彩。

经过三尺讲台的不该是头脑思维模式化的个体,芳草校园所经历的是一个培育独立人格的过程。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强调,教育思想的重要目标是培养“真人”。他所指的“真人”是指具有完善人格、渊博知识;说真话,求真知,为真理奋斗的人。在正在成长的公民社会里,讲真话又是和公民意识觉醒联系在一起的,就私人权利讲真话,就是维护自己的利益,所谓“生活在真实中”,说出真相,行使“无权者的权力”;就公共事件讲真话,则意味着公民的参与。讲真话是公民的一条底线,允许讲真话更是教育者培育未来公民的底线。

于是,江成博同学更像是《皇帝的新装》里那个诚实的孩子,在充满谎言和呆板教学的生活中,不过是想寻回作为一个“人”的立场和尊严。只是不知,在国旗下他那几句不那么深刻的真话,会不会让那些沉默的人、说谎的人产生一种负罪感。

未来会怎样,答案就是我们今天给予像江成博这样的同学一个怎样世界。唯愿在那国旗下的真话,能够孕育出一个个有尊严的未来。


 且慢为学生当众讨伐教育制度喝彩

9日,启东市汇龙中学经历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当天上午,学校举行升国旗仪式,一名高二学生在国旗下发表讲话时,将之前老师“把关”过的演讲稿,悄悄换成另外一篇抨击教育制度的文章。5分钟的演说中,这名学生“慷慨陈词”,表达自己对现行升学和教育制度的不满,抨击父母强加给自己所谓理想,引起一片哗然。(4月11日《扬子晚报》)

在教育制度广受社会诟病的当下,由学生在大庭广众之下讨伐教育制度,看上去像是来自深受现行教育制度之苦的当事群体的呼声,迎合了教育制度改革的社会诉求。不假思索之下,几乎可以视为现行教育制度下,来自直接受害者的抗议。但问题远不止那么简单。

教育制度问题,虽然已经成了当代教育界的沉疴和痼疾,但在无可替代的现实下,至少还维持着基础普及教育的功能;应试教学也是在潜规则横行的人才选拔现状下相对公平的制度。对于这种有着很长历史渊源的教育制度,在对其“破”和“立”的制度设计上,涉及到的问题可能超出教育领域。从这个意义上说,学生显然担当不起这份重任。

学生当众讨伐教育制度,表达自己对现行升学和教育制度的不满,抨击父母强加给自己所谓理想,说到底是一种反抗。这种反抗产生的作用,是在对现行教育制度的“破”上,而他们并不具备“立”的能力。就教育这项无法中断的工程而言,是不能先破后立的。学生对当前教育制度的抗议,可能会引起对教学过程的抵触和反感,这必然会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这在没有更好的新制度置换现行教育制度的情况下,对学生来说,必然是得不偿失。

再来看学生是以什么理由当众讨伐教育制度的。一名中学生在3000多名师生众目睽睽之下的激情演讲,其“慷慨陈词”:“这种变味的教育,学了能有什么用呢?就是考上大学能如何?找到工作又如何……”很显然,言辞间不但包含了对教育制度的不满,更多的来自对社会不良风气的谴责。有关升学、有关择业的个人前途问题,本不应该全部归咎于教育本身,更不能成为教学方式的必然结果。就像社会上流行的“拼爹游戏”,与教育制度和教学质量有什么关系呢?

在学生讨伐教育制度的“慷慨陈词”中不难看出,他们的焦虑并不完全来自接受教育的体验,而是对某些社会信息的反馈。学生在演讲中说道,“根据调查,中国孩子计算能力世界倒数第一,创造能力世界倒数第一……”而当学校领导同他谈话时问他,现在的理想不是自己想要的,那自己真实的理想是什么?“连他自己也回答不上来。”这就很难说这些问题是学生真正想关心的,还是以此作为抨击现行教育制度的借口。这些本应成人社会来关心,需要体制作出改革的问题,既不能成为学生的负担,更不能被他们当做抵制现行教育制度的理由。因为,学生可以用作抵制教育制度的手段,无非就是抗拒当前的教学方式。那么,在现行教育制度下,还要不要“教”,要不要“学”,或者说怎么去“教”,如何去“学”,就成了一片茫然的空白。对此,学生耽搁得起么?

当然,不能因这些社会问题否认学生讨伐教育制的精神,他们的觉醒和对未来的担忧,足以成为发泄心中不满的原由。但值得担心的是,学生在讨伐教育制度中表露出来的“读书无用论”,可能让他们找到了拒绝接受基础教育的理由。具体地说就是,在现行的教育制度没有改革,更重要的是体制改革还在举步维艰的现实下,学生如果因此抵制当前的教育制度,拒绝当前的教学方式,甚至为不愿刻苦学习,不求上进寻找合理的借口,其后果是不难想象的。鉴此,且慢为学生当众讨伐教育制度喝彩。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