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水如酒的博客

与你们在一起,让我们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水,是生命不可或缺的真味,平凡、平淡却充盈养分。饮一杯真情之水,如同品酒,慢慢细啧,点点滴滴不愿挥霍。愿与懂得珍惜的朋友共享!

网易考拉推荐

端午祭屈原:千夫之诺诺 何如一士之谔谔  

2011-06-06 08:4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端午节吃着粽子的人们似乎多已忘却了端午与屈原的关系,正如唐人褚朝阳所写:但夸端午节,谁荐屈原祠。多数人能记住的或许仅仅是一位名叫“屈原”的“爱国者”,但事实上,这是对屈原最大的误读,真实的屈原既非“沾沾于一家一姓的奴才”,更非怀抱国仇家恨的哈姆雷特。他的骨血之中,承载的是自贵族时代延续下来的贵族风骨与良知,以及以知识与学养淬炼出的对真理、文明的永恒追求。所以,闻一多将他视作“挣脱枷锁变成人”的“奴隶”。他的自沉,既是对物欲横流功利时代的最后反抗,也是对人格独立的渴望,更是对思想自由的向往,也正因为如此, 他真正代表着我们民族的“心”。而今,遗忘屈原的中国人,“心”又在何方?

功力压倒坚守:屈原以自沉守护道义

 
屈原自沉的时代:贵族统治崩溃 社会功利化趋势不断增强

西周以来的贵族,己是自然血缘与人文教养相结合的产物,时值春秋战国之世,一方面,血缘贵族的统治体系几近崩溃,一方面,他们的人文教养却逐渐摆脱对血缘的依附性,获得了独立发展的空间,士的出现,士以道为依托而不以势(势位、权势)为凭借乃至成为一独立的阶层即是明证。然而,伴随着贵族主导社会的解体,平民的壮大与社会功利化趋向的日益加强,这也是一种势(时势),并随着以秦国为代表的“功利化组织”在竞争中获胜而成为社会的主流。

思想:法家疯狂鼓吹功利终成战国思想界的“赢家”
在他们看来,君主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地为所欲为。为了达到巩固统治的目的,君主不但应该而且必须充分利用人们趋利避害的本性,以赏罚二柄作为武器,用厚赏引诱人们心甘情愿地为国君卖命,用重刑迫使人们不得不为国君卖命,甚至认为,只有让人民保持贫困不足的状态,国家才能治理好。
世风:士人出仕为追逐功利 信奉合则留不合则去
士人靠自身的能力而不是出身为仕,获得优厚待遇,刺激了普通士人求学从政的热望。苏秦、宁越求学而显贵也是当时士人为学而达的典型。士人四处奔走,自由自在地在各诸侯国之间选择自己合意的地方进行人生的实践与生存。合则留,不合则去,官职不定,来往无常,无所谓祖国,只剩对功利的追逐。
士人:出卖智慧谋生 重义之风至战国末期几乎无存
食客们聚于贵族门下,并不是出于道义集合,而是出卖自己的智慧和技能,是一种谋生方法。在为贵族效力时,食客通常只求得到贵族的厚待,不管手段和目的。特别是在战国后期,食客的尚礼重义之风几乎荡然无存,表现出的是很强的功利性。他们这种投机性格也在我们的民族心理上烙下了某种印记。

 
绝不向时代妥协的屈原:物欲横流中以生命坚守道义

作为知识分子主体代表的纵横家如苏秦、张仪等,总是以所在国家的最高利益为旨归,他们知识丰富,思维敏捷,既有经天纬地的才能,又善于揣摩当权者的心理与好恶,一旦发现明珠暗投,自己的主张不被采纳,政治理想难以实现时,便会另择明君。总之,纵横家们具有一种利已主义的人格,朝秦暮楚,唯利是图,完全放弃了西周、春秋时代确立的道德立场和做人准则。屈原厌恶同楚国朝廷内的党人群小沆瀣一气、同流合污,也不愿像纵横家那般见风使舵、见利忘义。这正是他的“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古宇?”、“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离骚》)的答案所在。

暴政压倒自由,屈原以死亡捍卫尊严

 
屈原自沉前的绝望:专制之秦国压倒自由之楚国

楚国和秦国是春秋战国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两个国家。“百代皆行秦制”,秦王朝奠定了中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基础,同时也开启了两千多年专制统治(包括君主专制和政党专制)的传统,对中国历史发展的走向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楚文化则辉煌灿烂,光照千秋,著名楚学专家张正明教授更是将它与同时期的希腊文明并列。历史就是这样诡异而无情:曾雄居南方800多年的强大楚国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统一中国的却是来自西北一隅、素有“虎狼之国”之称的秦国。

秦国式“法治”:

君主借以厉行专制的工具


法的特点在于国家强制力保障。这种保障从积极的方面说在于国家对合法行为的保护,从消极的方面讲在于国家对违法行为的制裁。国家强制力的强弱对法的效果有着重要的影响。在封建社会里,君权是国家强制力的集中体现。封建社会所能实行的只能是君主“缘法而治”的法制,而非现代意义上的“法治”。封建社会的法制需要君主自上而下的推行。商鞅变法之所以能够成功与君权保障是分不开的。

秦国式“国家”:
由官吏以力聚合 一放即散

研究秦朝的历史,不能只强调它的“大一统”而“过把瘾”,更重要的是要探究它的“短命”。明朝刘基把自秦以来的国家控制社会的方式,概括为“以力聚之”,说它犹如“以手抟沙,拳则合,放则散”,这是非常值得重视的。不能因为自秦以来中国有两千年的“秦政”,就觉得秦朝的统一有多么的了不起。两千多年来,人们总结“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历史,不总也要大讲秦亡的教训吗?

秦国式“社会”:
唯利是图 毫无羞耻

战国的风气,从根本上说,是由于制度原因造成的全社会的“免而无耻”。司马迁说:“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浊之源也。”即法令是用来保证制度的实行的,而制度本身的好坏则不在法令。其言下之意:如果以法令为标准来设立制度,而以刑罚来保证法令的实施,就是本末倒置了。国家政令的贯彻实行,仅能仰仗予富予贫、予贵予贱以及施用严刑峻法的权力,守法就只是出于恐惧和贪欲,就会“免而无耻”。

 
目睹无法抵抗暴政的屈原:在体制面前用生命捍卫尊严

商君“变法”在中国历史上开了非常坏的先例:铁桶统治。在他以前,中国固不乏昏君佞臣,像纣、幽、历、晋灵公、屠岸贾之流,但好歹只是以个人之恶祸国殃民,自商君之后,个人之恶则变成制度之恶。它未必会以昏君佞臣式的个人暴虐体现出来,却上升为体制性的暴虐。司马迁给商君的盖棺之论是:“商君,其天资刻薄人也。”并痛陈商君留下的两大历史教训:“伤残民以骏(峻)刑”,“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在秦朝已然灭亡数十年之后,太史公如是臧否秦制自无风险,而对于旧都沦亡的屈原而言,秦国的“铁桶”暴政无疑是咄咄逼人的现实威胁。当一个遭人流放的落魄文人面对无法抗衡的体制暴虐时,他所作出的怎样选择,也就毫不奇怪了吧。

野蛮压倒文明:屈原以生命殉道文化

屈原自沉前的苦闷:文化传播者被武力扩张者击倒

综观战国后期天下大势的发展,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一“武”一“文”的两个东进,前者是秦军东向的凌厉的军事攻势,后者是楚文化的东渐,其影响从长江中游扩大到东部沿海地区。仅仅数十年时间,东部近海的邹鲁吴越一线,已是楚文化的天下了,从此以后,以“楚”的标志冠于这一带的一切,似乎并没有遭致当地居民的严重反感和强烈抵抗。而西汉就是在这样的浓厚的楚文化的氛围中建立的,日后大张于世的汉文化更吸收了大量楚文化的养分。

 
秦人灭楚:既是国族之战 也是文化之战

秦人占楚之后,曾对楚墓进行了大规模的盗掘。楚都纪南城3000座楚墓基本上都被秦人盗掘,并且越是贵族墓越盗掘得厉害。考古学家感慨十墓九盗的现实,将秦人的盗墓称为“官盗”——有组织的公开的盗掘。后人猜测,秦人大肆盗掘楚墓的用意,一个是对财物的贪婪,另一个是对楚人及楚文化的彻底剿灭。就像项羽火烧阿房宫一样,楚人的章华台也可能是毁于秦火,这座经200多年修建的天下第一台,现在只留下了一个令人慨叹的基台。

 
固守文化价值观的屈原:秦灭楚不仅是亡国 更是“亡天下”

“虎狼之秦”的称呼,是起于战国晚期东方六国对秦国军事和文化上的对抗。尤其是六国对秦国文化上的抵制和对抗,随着秦统一天下对六国故地实行文化征服而继续存在,并因为汉承秦制而一直延续到西汉,直到东方儒学复兴。这也就是为什么秦的军事威胁消失之后,“虎狼之秦”的观念还一直延续到汉代。这种根深蒂固的认知,作为当时人,屈原的感触无疑要比数十年后的汉人更加强烈,用一句后世才出现的话来概括就是:秦灭楚,于屈原而言,不啻为“亡天下”。

 
 
资中筠:中国知识分子应破除思想的禁锢 重建独立人格的“新道统”

当前我国急需开启民智,掀起一次再启蒙,打破新老专制制度造成的精神枷锁,否则民族精神有日益萎缩之虞。在这方面,号称“知识分子”者责无旁贷。如康德所言“启蒙就是……有勇气运用自己的理智”,就是用理性之光照亮蒙昧的心智。在长期思想禁锢的制度下,每个人都需要而且可以自我启蒙,也可以相互启蒙。当然不能讳言“闻道有先后”,先觉者有义务与他人分享自己之所悟。首先,知识分子需要自己解放自己,争取人格独立,减少依附性,坚决抵制“颂圣文化”,摆脱祈盼或仰望“明君”的情结,努力面向公众宣传普世价值。假以时日,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民族精神振兴或许有望。

不久前,温家宝总理寄语国务院参事:“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这不仅应是对文史研究者的期许,站在国家、民族的角度,更是对中国知识分子天赋使命的诠释,纵然旧道统已然随着时势变迁荡涤无存,独立的人格与对真理的向往,仍然应该是知识人必备的“身份证”。如果言及于此,自诩为知识分子的您仍不知其所以然,那么,请看屈原。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