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水如酒的博客

与你们在一起,让我们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水,是生命不可或缺的真味,平凡、平淡却充盈养分。饮一杯真情之水,如同品酒,慢慢细啧,点点滴滴不愿挥霍。愿与懂得珍惜的朋友共享!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人如何疼爱子女:用巴掌还是用疼爱?  

2011-06-19 13:28:28|  分类: 教育方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钱文忠先生的博客,读到了一段令人放不下的文字。钱文忠先生说,他的父亲受过很好的教育,但老爷子就是看不得儿子教育孙子。有一次,他教训儿子,老爷子在旁边就有些不快。儿子说:“爸爸,你为什么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他说:“因为你错了!”儿子说:“错了也不能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他说:“《三字经》没读过?”儿子说:“你不就是想说‘养不教,父之过’吗?”他说:“是啊!”儿子说:“你前两天不还讲《弟子规》呢吗?《弟子规》里说‘首孝悌,次谨信’。你都不让你老爸高兴,凭什么我让我老爸高兴?”

我在我们小区目击过真实的一幕,简直就是钱家故事的“夸张版”——有个打牌男子在众牌友面前凶蛮地打哭了缠着他要钱的儿子,儿子边抹着鼻涕眼泪边往家跑。工夫不大,奶奶就气汹汹地拽着孙子来找打牌男子算账了。老太太流畅地在她儿子的脑瓜子上“啪啪啪啪”扇了四下子,回头跟孙子说:“别哭了,奶奶给你出气了!”孙子遂破涕为笑,示威般地朝刚挨了扇的老爹晃着奶奶给的一张百元大钞,蹦蹦跳跳地跑开了。

在上海市普陀区一个关于教育的“论坛”上,话题扯到“自家的孩子能不能打”。一位被论坛抬举得很高的先生坚持认为,自家的孩子坚决不能打!因为这孩子不是你的私有财产,你没有权力向一个“国家小公民”施暴;还因为这孩子有他作为人的尊严,你不可以将你的价值观强加到孩子头上……他说得十分激动,眼镜滑到了鼻头的位置也顾不得扶一下,食指坚定地指戳着前排与会者的头,仿佛他们刚刚对自家孩子施完暴赶到会场。他落座后,论坛一度冷场。后来,我不知天高地厚地蹿到了台上,开口就说:“我家孩子上初三了,我还在打他。因为他欠打,所以我打他。”大家哄笑起来。我接着说:“我看过一本发行量极大的书,特别喜欢上面的一句话:私生子是不被责骂的,只有承继家业的孩子才会遭受责打。毕淑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孩子,我为什么打你》。这位母亲说的一段话乍一看是多么悖谬——‘孩子,我多么不愿打你,可是我不得不打你!我多么不想打你,可是我一定要打你!’和这位母亲一样,我也近乎蛮横地选择了‘一定打孩子’。打孩子的时候,我的心,比孩子的肉痛一万倍!打孩子的时候,我在心里说:孩子,今天妈妈打你,是为了明天没有人敢打你!我要用牺牲孩子一时的尊严,换取他一世的尊严……”

在巴掌和孩子之间,有一道障壁,那障壁是讲得出道理的疼爱和讲不出道理的疼爱。

钱文忠先生这样定义“独生子女”:“地球上有人类这个物种以来所出现的一个从来没有过的‘亚种’。”这个“亚种”身上出现了那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特质。太多的独生子女都适合穿一件印有“易碎品”标志的衣衫,最好旁边再加一行醒目的提示语:“务请轻拿轻放!”他们磕不得,碰不得,动不动就玩离家出走的游戏——因为他们都无师自通知晓这样一个道理,再也没有比把自己变没了更让那些老家伙们抓狂的事啦!

早在一个世纪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科差不多是摸着今天中国人的脉说了这样一段令人万分沮丧的话:“……独生子女很快成为家庭的中心。集中到这一个孩子身上的父亲和母亲的关怀,往往会超出有益的范围。这种情况下父母的爱在一定的程度上带有神经质。这个孩子病了或者死了,会给这个家庭带来极大的痛苦,对这种不幸的恐惧总是压在做父母的心头,剥夺了他们应有的平静。独生子女很容易习惯自己的特殊地位,变成家中真正的暴君。做父母的往往很难遏制自己对孩子的爱和关怀,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他们正在培养利己主义者。”他得出的结论居然是:“独生子女是教育不好的。”

独生子女的教育问题还远没有解决好,“独二代”又急煎煎地来神州大地报到了。

看过一幅照片,一对娃娃脸的父母,把他们的小孩子捆在背上,双双去游戏厅打游戏。估计这一对年幼父母都犯了瘾,谁也不肯向谁让步,不得已,只好拖着个累赘去过瘾。那刚刚学会看世界的孩子应该就是个“独二代”吧?他所接受的“幼教”(甚至包括胎教)多么独特啊!如果“网游”也讲究练“童子功”,这孩子可太值得期待了。

数年前,在《中国青年报》的“冰点”上看过一篇文章,是写一个“在理想面前崩溃”的年轻教师的。他姓刘。跟我刚走上三尺讲台时一样,刘老师满怀美好的教育理想。但他显然比不上我有耐性。面对那个在课堂上玩扑克、练健美、藏猫猫的男生,他忍无可忍地挥起了巴掌……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他为那一巴掌付出了在全国出恶名的惨痛代价……清楚地记得,我当时特别想知道那被打的孩子的父母究竟是怎样想的。跳过一千多个日子,我好想带着刘老师看看钱文忠先生的博客,钱在博客中说:“作为家长,我倒是希望如果我儿子的老师看他不成器,揍他两下,罚站一会儿,这是应该的。教育部就应该定出这样的规则,对学生要有惩戒。”——刘老师,看了这段话,您多少能觉得宽慰点儿吗?

——谁打了我的孩子?天下父母是不是应该多多在心里问问这个问题。索解的过程或许是异常复杂的。谁敢说爷爷今天过度的袒护不是在为孩子的明天赚打?谁敢说奶奶今天的以血还血不是在为孩子的日后储悲?谁敢说从“价值强加”走向“价值屈从”不是埋下了更大的隐患?谁敢说在襁褓中就接受了“网游”启蒙的孩子不是在遭受着精神的宫刑?谁敢说比刘老师的巴掌更强悍的抽打不在觊觎着小太阳们的未来……

——我们,为什么非要交出打孩子的特权?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