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水如酒的博客

与你们在一起,让我们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水,是生命不可或缺的真味,平凡、平淡却充盈养分。饮一杯真情之水,如同品酒,慢慢细啧,点点滴滴不愿挥霍。愿与懂得珍惜的朋友共享!

网易考拉推荐

南大辅导员毕业赠言走红 “云召体”受学生追捧  

2011-06-17 18:5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毕业季轰轰烈烈的暴晒毕业照的大潮中,南大中文系的一位辅导员张云召却因为自己在南大小百合论坛上给每个学生撰写的临别赠言而“不慎”走红,已经风靡南大,成为学生用以表达分别在即时对同窗依依不舍之情的最佳文体。因为在学生中的流传度太广,学生干脆就用辅导员的名字给这种其实并不太成套路的语句命名为“云召体”。

“云召体”到底怎么写?

记者在南大小百合论坛上翻看了张云召老师写给07级中文系学生的赠言,幽默的语句和肺腑的感情着实让人感动了一把。“在仙林,某同事在路上看到一个穿小碎花衬衫骑自行车的女生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大有白衣飘飘的年代不过如此之叹,我忙不迭表示谢意:那是我学生。”“XP,不会玩飞盘的士兵不是一个好的心理学研究生。”“09年还是10年,有位同学在汉口路学校正门前拉住我说:老师,我带同学出来玩迷路了。我看了一下某人的同学,无限怜悯。”南京大学07级毕业生总共有84人,而张云召老师居然也真真切切地写了整整84条亦庄亦谐的“临别赠言”。一位好事的学生甚至在百度百科中给“云召体”编纂了词条,云召体,是南京大学文学院广大同学以南京大学辅导员张云召老师来命名的一种毕业寄语的文体格式。

在84条“云召体”赠言中,张云召老师并没有固定的语句格式,只是将学生的名字按照姓氏笔画做了个排列。“小仙女同学完美诠释了理科男对中文系女生的想象。下次写调宿舍申请别用文言文了,我文化低底子薄看不懂。”对学生的每句评语都是“一语中的”说中学生的“软肋”。

“云召体”引发全校模仿

事实上,这种“云召体”毕业赠言的模式也由来已久。2010年夏天,张云召老师为文院06级的学生每个人都写一条毕业寄语,发布在人人网和他的百合Blog上。他独特的毕业礼物在南大文学院的广大师生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许多毕业生按照张老师这篇文章的体式,也为周围的每一位同窗好友送上一句简洁深刻的毕业赠言,这种体式的文章一时间弥漫了人人网和南大小百合bbs,几天之中就达到了数十篇。

今年6月,张云召老师又为2007级学生以《献给07中文的孩子们(不以任何玩意儿为名,仅以我为名)》为题,为07本科文学院的毕业同学赠送临别寄语。这些寄语6月8日晚上两点贴在了他的百合博客上,立马让中文系学生陷入了全民“痴迷”的状态。因为这些每人一句,并不算太长的“云召体”被07级的学生盼了整整一年之久。“拿到张老师的临别赠言我们非常感动,”中文系学生BOD告诉记者,张云召虽然是一位男辅导员,但是却有着敏锐的观察能力。“我在这一年里好好表现,为的就是等待张老师给我的‘云召体’评价不至于太差。”

“求低调”,婉拒采访

自己的临别赠言意外成为了“流行文体”,记者在第一时间采访了“一语成名”的张云召老师。出人意料的是,虽然自己的作品走红,但张老师还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他婉拒了记者的采访。“我只是想给我的学生写点临别赠言,不想把这个事儿闹大。”而张老师的学生蒋子樱也告诉记者,张老师平时做人低调,“估计也不会接受采访”。之后,张老师立马将自己的校内状态改成了“同学们,求低调”。但汇集张云召语录的网帖已经在小百合、人人网等学生聚居的论坛成为了万人点击关注的焦点,想不走红都难呐。(杨甜子 张琳)

温暖的云召体赠言

■有一种开头是程琪式的:“张老师你好,我是文学院07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程琪……”每次听到这样的开头,我都很想跟你开玩笑说:“程琪同学你好,我是南京大学中文系07级的辅导员,手机有一种很重要的功能叫存储联系人,而通讯商也有一种很贴心的服务叫来电显示……”

■有脾气的小鲍,讲话时眉头会皱起来的小鲍,对于世界我们很多人都有着不同的看法,为求共识我们可以有很多种方式,比如腹黑。

■敢不敢让我看到你的时候发现你耳朵里没塞耳机?请以《沈卫威老师带课程实习与潘志强老师带课程实习比较论》为题写一篇论文。

■他们都是伪的,你最LOLI。

■还记得毕业生登记表你是怎么写的吗,小缪?神棍,敢不敢给我看个星象?孩子,不要晒得比我还黑,不要喝酒这么猛,你还年轻~

■跳舞的小潘,演戏的小潘我都没见过,我只见过笑起来眼睛会弯的小潘。

■开始我还经常分不清你和童琳,后来谢天谢地,她恋爱了,爱情真是个好东西。

■都过去十多米了,您不说不行嘛,还喊的这么大声:“张老师,你胖得不行了!”

■肖酌溪那家伙常说我们两个像,你不觉得这对你是个侮辱嘛。

云召体
  云召体,是南京大学文学院广大同学以南京大学张云召老师来命名的一种毕业寄语的文体格式。2010年夏天,张云召老师作为辅导员所带的毕业班文学院本科2006级即将毕业,张云召老师以《“四年多像一天,没有变动……”——写给零六中文的毕业寄语》为题目,为文院06级七十八位同学每个人写一条毕业寄语,发布在人人网上。他独特的毕业礼物在南京大学尤其是南大文学院的广大师生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许多毕业生按照张老师这篇文章的体式,也为周围的每一位同窗好友送上一句简洁深刻的毕业赠言,这种体式的文章一时间弥漫了南大bbs,几天之中就达到了几十篇。2011年6月,张云召老师又为2007级以《献给07中文的孩子们(不以任何玩意儿为名,仅以我为名)》为题,为07本科文学院的毕业同学赠送离别寄语。这种毕业赠言的方式首先被06级学生冯庆称作“云召体”,此后这一叫法被同学们广泛地接受并流传下来,甚至目前尚未毕业的08级和09级的同学,就已经开始期待新一轮“云召体”的袭来,这也算是南大文学院本科毕业生的一份必不可少的礼物。
  以下是云召体文章的部分内容:
  “我所从事的工作让生命不可避免地成为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我时常感觉自己在原地打转,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以至于不知不觉之间就要和零六中文的七十八名同学说再见了,我甚至还没有准备好合适的情绪:我是该为你们的学成毕业骄傲还是该为告别悲伤。我忐忑地接手又忐忑地把你们送走,会有一批新的乘客登上中文系的大船坐上你们曾经的座位,但那个永不上岸的水手永远保留了你们的票根。”
  ............................
  XXX:大磊,你那位同学康复了吗?
  XXX:每次党会发言,你总让我觉得你刚刚神游归来……
  XXX:欢迎回来探亲。
  XXX:对不起,工作了好久我才把你们的名字和人对上号。
  XXX:敝帚自珍,自己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XXX:我原本以为那条校内状态是玩笑……
  XXX、李子豪:有情饮水饱。
  XXX:今天,你英语了没?
  XXX:文科楼在苏浙体育场入口对面。
  ...............................
  多么想再开一次班会,跟你们笑着说再见……
  许多看过云召体的同学在文章下面评论:“辅导员做到这个份上,叹为观止。”张云召老师对工作的态度,对同学的关怀与帮助,给他的学生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有文为证:
  一.浦口好 最忆学工办
  浦口好,最忆学工办。中文风华方熠熠,云召风度正翩翩。和墨书少年。
  —— 《望江南》
  2008年9月,张老师25岁,我们大二。那年我们班的辅导员姚老师因为身体的缘故,请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假,刚硕士毕业的张云召老师留到系里,承担带领我们走过大学四年的重任。虽然我们一直认为这是一条光明而光荣的道路,但各种酸甜苦辣估计只有现在已经久经考验的张老师自己才说的清楚了。
  他有种很让人羡慕的本事,就是一和你交谈,你就会把他当成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掏心窝子什么话都说出来,这导致刚来三五天的他成了全班掌握八卦最多的人。我们宿舍当年一直策划请他到浦口九食堂,一举灌而醉之,套出班上各种绯闻,可惜终因畏惧他酒量大而作罢。说起酒量,那是第一次见他时留下的印象。作为刚上任的辅导员,在还没有掌握那么多八卦前,他决心请同学们吃饭。地点选在浦口校区附近最贵的一家馆子,因为是我们学生挑选的地方,我们坚定地没有放过这个可以敲诈他的机会。其实那次也似乎没有喝多少酒,但是他山东人的豪迈还是震惊了全场。因为他这种本领,很多同学和他关系很铁,找了对象第一个告诉他,当然失恋也是一样,所以这也给他增添了很多安慰失恋的重任。我自己觉得在这方面他完全不是专家,因为他自己也是个性情中人,见了学生心里的纠结不能冷眼旁观,一下子就跳进去和同学们搞成一团。
  张老师的到来,让本就自由轻松的文学院有了一种更加清新的氛围,大概是因为年龄相近,性格直爽的关系,他和同学们关系都非常好,好到他经常要溜到男生宿舍去打游戏。长相很正太的他,第一次进我们在浦口8舍的宿舍的时候,从宿管到同学,都没有人相信他是老师。他虽然像个大孩子,和同学们一起打游戏,包括魔兽、拳皇、实况等多种门类,但也从不因此而耽误工作。尤其是他广泛的兴趣让人赞叹不已,有一个多年后还广为流传的事情,是在2008到2009年度的文学院迎新晚会上,有一个游戏叫“找朋友”,大概就是全体起立后,一个人上去说出自己的兴趣,然后不符合的坐下去,趣味相投的一直站着。张老师在第二句说道我的要求是看过卡尔维诺的《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顿时全场都坐下去。
  后来我们知道张老师自己也是很学术的人,他的硕士学位论文是受表彰的优秀论文。同时他也紧跟潮流,注册了在同学中很流行的校内网,很多篇文字风格非常小清新,但同时也能用流畅的文言文写文章。他的字也是行云流水,有次我拿他写的补办学生证的证明,引发保卫处多位老师崇拜的热议。这样的全才在当时颇被同学们追捧,所以他成了引领我们时尚的人物,作为80后带领着一群80后,90后,默默回应社会对这个群体的微词。他指导我们的纯文学杂志《凝眸》的编辑,组织我们办本科生学术论文报告会,参加各种班级活动。他带领着班级形成一种踏实务实的风气,我们从不刻意去做很大的海报,写很冠冕堂皇的新闻稿,发引人夺目的百合帖子,但是我们做的事情,确实是我们愿意做的,做的很开心,虽然成果都不在各种媒体平台上,但在我们的记忆里头一直记得。
  二. 仙林好,最忆云召篇
  仙林好,最忆云召篇。故人已隔千万里,谁留旧书三两编?听风听雨眠。
  ——《望江南》
  搬到仙林的时候,我们大三。我们的本科生涯从浦口到仙林到鼓楼,张老师也随着我们三地辗转。我们大三那年大四学长学姐们毕业,轰轰烈烈的聚餐,合影和文字,让还在大三苦苦撰写论文或实习的我们也感受到别离的气息。当时轰动一时的是张老师发明的被称之为“云召体”的离别感言。那个夏天,张老师在百合和校内发日记,在一篇文章里按照学号顺序回忆了大四每一位同学的点滴,一个不多一个不少,这种题材引发中文系大四同学强烈反响,一时间各种仿作纷纷。
  在大四离别氛围的感召下我们也终于知道我们的本科生涯也即将到一个新的阶段,而保送、考研、出国、工作等各种前程也在考验着我们大三同学的抉择。这个时候唯一权威而能亲近的就是张老师了,同时管着三个年级的他也面临着一张张困惑的面庞的挑战。开班会、做宣讲、学长经验交流会,一如既往的是这些活动都低调而实用,没有炫丽主流的外衣,只是恰好符合实际。参加过很多其他的活动后,才愈发觉得中文系的朴实和真诚。有问题马上打电话给张老师,他绝不会像有些老师甚至同学那样官气的寒暄或搪塞,他会用一种带着点漫不经心而又真诚的语气和你说话,告诉你怎么办,或者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张老师在身边的生活。
  三. 鼓楼好,最忆文学院
  鼓楼好,最忆文学院。人当情长难为别,曲到将终谁堪弹。杯酒尽余欢
  ——《望江南》
  张老师的百合博客开始发布有关毕业的通知了。转眼间我们已经搬到百年老校区,同学们按着自己的选择如愿以偿,我们不复大一年少,而张老师也不是当时笑着走进我们大学生活的少年。忽然记起那时候云召风度正翩翩,而我只能用这没有什么艺术性的文字,联缀出我们心目中一点感谢和留恋。
  大学四年,文学院给我们最宽容多元亲和平等的环境,无论是否喜爱这个所学的专业,我们都不会忘记文学院。张老师和我们三年同行,是这三年见一路走过的感激和温暖。我们知道现在的离别是一个新的开端,但始终不能相信马上就会是再见。我们很多人还留在这里,很多人会到五湖四海。忽然想起大二张老师刚到我们班的时候我写的一副迎新对联“中恭外扬,聚五湖于斯为盛;文韬武略,明六艺惟此是学”,曾经自五湖而来相聚一地,现在也会再次分开,聚散之间,却留下很多东西,不会消散。
  文以清心,学而济世,张老师还会为文学院的学生工作付出,祝愿我们这位大男孩辅导员越来越年轻。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