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水如酒的博客

与你们在一起,让我们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水,是生命不可或缺的真味,平凡、平淡却充盈养分。饮一杯真情之水,如同品酒,慢慢细啧,点点滴滴不愿挥霍。愿与懂得珍惜的朋友共享!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北大为何容不下“思想偏激”?  

2011-03-30 21:06:01|  分类: 教育方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为何容不下“思想偏激”? - 饮水如酒 - 饮水如酒的博客

导语:北大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令学人向往,不仅培养出一大批有用之材,更是新思想迸发的地方。但是当北大推出“会商制度”,尤其是对“思想偏激”的学生进行会商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北大还是那个北大吗?以兼容并包著称的北大又为何偏偏容不下“思想偏激”者呢?

会商“思想偏激”伤及北大灵魂

为何北大会商“思想偏激”会产生如此大的争议?只因为北大承担着很多人对于中国大学的期望。


曾经为国人争取自由的北大

关于北大传统,蔡元培、胡适、蒋梦麟、傅斯年这些北大校长们曾经做过太多表述。“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仅仅以蔡元培这句众所周知的名言,就把自由主义是北大传统说清透了。不过,同为北大校长胡适对学生发出的那句激情吁请更为有力——“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为何北大会商“思想偏激”会产生如此大的争议?只因为北大承担着很多人对于中国大学的期望。


曾经为国人争取自由的北大

关于北大传统,蔡元培、胡适、蒋梦麟、傅斯年这些北大校长们曾经做过太多表述。“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仅仅以蔡元培这句众所周知的名言,就把自由主义是北大传统说清透了。不过,同为北大校长胡适对学生发出的那句激情吁请更为有力——“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站不住脚的会商“思想偏激”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北大准备对“思想偏激”学生进行的会商都经不起推敲。


争议1:批评食堂涨价两毛就是“思想偏激”?

北大学工部副部长査晶在接受采访时说,少数同学不能理性地、多角度地分析和处理问题,思想上有些偏激,有一些学生经常夸大学校工作的一些细微漏洞,比如动不动因为食堂饭菜涨两毛钱就批评学校。看来,在一些学工部老师及北大学生看来,对学校食堂涨价几角钱大肆抨击,就属于思想偏激。可问题在于,很多时候不是涨多少的问题,而是涨价的程序问题,程序正确、理由充分,那么,涨两元钱也要比涨二角钱来得正当。如果忽略了学生提出批评的出发点和焦点,只看批评的结果,就把学生归为“思想偏激”,不仅无视学生拥有批评学校的权利,更是扼杀学生自由表达的空间。


争议2:“马家爵事件”作为“思想偏激”案例是否合适?

这位査晶副部长还拿出马家爵作例子,是想说明,对于思想偏激的学生,如果缺乏及时帮助会酿成悲剧。这是事实。不过,马家爵的故事,首先是一个极端;其次,如果马家爵的大学教育有所缺失的话,那就是同伴对他的接纳,以及对其穷困的同情。学生需要学校帮助的时候,能够找到相应的机构和人,这是学校应尽的责任。而针对目标学生提供强制性的“帮助”,学生如果没有拒绝的自由的话,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争议3:会商“思想偏激”真的是在爱护学生吗?

北大校方将会商“思想偏激”定义既不是管制学生,也不是处罚学生,是“学校对学生的关心和爱护”,然而关心和爱护的代价却是付出思想的自由。没有思想的自由,就没有创新,没有对所谓“偏激”的宽容,就不可能有自由的思想。为“少数派”提供一个自由宽松的空间,能为全世界带来创新的惊喜;但如果桎梏之,阉割之,扭曲之,只会把天才弄成庸才。如今全球最牛的社交网站Facebook,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大学里做这个网站的初衷,只是想搞一个泡妞的平台,方便宿舍之间联系。扎同学如果在北京大学里搞Facebook,铁定先要被“会商”个多少次了。


人之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

帕斯卡说过:“人只是一棵芦苇,世间最脆弱的东西,但那是一棵有思想的芦苇。宇宙轻轻一击就可把人类压垮……然而,即使宇宙压垮了人,人也比宇宙高贵,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死亡,知道宇宙的优势,而宇宙却什么也不知道。因而,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于此而言,对思想的干涉,就是对尊严的践踏,学生思想活跃一点不是坏事,怕就怕一脸暮气、毫无个性,因为大学本来就多元、开放、宽容、民主。

 

大学的衙门化是会商“思想偏激”的根源

大学像衙门,相信身在其中的人,只要不怀有一颗特别的偏心,都会承认这个事实。


会商“思想偏激”就是为了方便管理

学校会商“思想偏激”的实质是让学生听话,减少学生的批评、质疑给自己的管理“制造”麻烦。外人批评北大,拿他们没什么办法,但是本校学生在自己的“管理”掌控之下,于是就出了这么一个会商“思想偏激”。但是北大忘记了,本校学生和外人一样是权利受到宪法保护的公民。事实上,他们是大学管理的直接体验者,比一般外人更了解有关措施的效果与合理性,因而也更有发言权。而北大的这种做法,也突出了大学在行政化、衙门化的道路上滑落的越来越远。
大学的“官员”习惯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大学的行政化、衙门化,让大学里的“官员”变成风险规避者,说白了:学生有多大创新成就,不是他们的功劳,但出了事就是他们的过错。所以,如今虽然十个大学里九个半把“创新求实”什么的作为校训,可没几个大学的“官员”希望学生整出“妖蛾子”,给自己惹麻烦。以后不要说有什么行动,就是仅仅在思想上“偏激”,也要被校方“会商”一下。


比官场还官场,衙门化是大学的堕落

大学其实并不是衙门,领导们虽然有行政级别,但并不是正经八百的政府官员。大学里的衙门风格,往往是学习的产物。学习是一种可怕的行为,很难把握分寸,尤其是学不怎样的东西,一学,就学得过了头。所以,现在大学给人的感觉是“比官场还要官场”。教授治校、学术独立……这些大学里本应的常识早已屈从于权力。中学物理有一个概念,叫做重力加速度,凡是物体下坠,都受这个加速度的支配,越坠,速度越快。而中国的大学,还要坠到多深。


 

结束语:归根到底,大学是培养学生人格和世界观的地方,“思想偏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只有一种思想,甚至毫无思想。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