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水如酒的博客

与你们在一起,让我们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水,是生命不可或缺的真味,平凡、平淡却充盈养分。饮一杯真情之水,如同品酒,慢慢细啧,点点滴滴不愿挥霍。愿与懂得珍惜的朋友共享!

网易考拉推荐

堂吉诃德和潘恩我们更需要谁?  

2011-03-27 08:44:25|  分类: 社会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调退贿”与“暴力行善”是最近最热门的新词,这两个新词的出现,犹如古时文人在对对子。被誉为“中国首善”的陈光标在云南盈江地震灾区行善时,和受灾群众一起手举200元捐款合影粘贴在网络后,“暴力慈善”便流行全国。时隔几天,江苏盐城官员张翕飞前后两次,将总计6笔价值9000元的退贿清单在网上公开,并在《一个公务员的廉洁从政宣言》网文中说:“我希望有更多的公务员有这种‘沽名钓誉’的勇气,这将是公众的福音”,媒体报道后,“高调退贿”似乎疯了,在各大网络流行。

高调与暴力应属贬义词范畴,高调的词义是比喻说话不着边际、脱离实际,吹牛皮;而暴力是泛指侵害他人人身、财产,精神的强暴行为。但在这里却是中性词,甚至有点褒美,其词义相近,都有张扬和大秀的意思。

这两词的流行,与我们的传统和崇尚有很大的关系,从古至今,中国都崇尚低调做人,要不就没有“大智若愚”这个成语,更不会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大智若愚,实乃养晦之术,这种甘为愚钝、甘当弱者的低调做人术,实际上是精于算计的隐蔽,它鼓励人们不求争先、不露真相,让自己明明白白过一生。“枪打出头鸟”,而过分的张扬自己,就会经受更多的风吹雨打,暴露在外的椽子自然要先腐烂。

所以,对于张翕飞的“高调退贿”不必乐观,他的孤身举动,是在挑战官场“潜规则”,其行为与“堂吉诃德大战风车”没有什么两样,或许成为悲剧的源头。因为这种举动对官场来说不仅是犯忌,而是对“集体”的背叛。 张翕飞只是副科级干部,如果县长是芝麻官,副科级就是小得再也不小的官了。如此小的副科长却有如此之多的好处费,那么在他之上,权力更大的官员的好处费呢?张翕飞的高调,会让沉醉官场“潜规则”里那些官员们担惊受怕,或恶梦难寐。这种不按规矩出牌的做法,已把集体缄默的潜规则搅起了风浪,波涛汹涌后,淹没的往往是这“始作俑者”,之后便风平浪静,但潜规则仍在深水中暗流涌动。

像张翁飞这样太“出格”的,“体制”大多无法容忍他。在当前的这种气候中,即使不出局,他在单位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湖北黄石市警察吴幼明就因为揭了单位的“内幕”,把《交警为什么都爱罚款》、《罚款任务猛于虎》、《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等涉及单位内部问题的文章粘贴在网络上。当时的黄石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张立新就说:“吴幼明在网上公开警队的一些所谓的阴暗面以博取网民的喝彩,我认为他很不尊重他所在的集体以及那些仍奋斗在本职岗位上的同事,连最起码的‘令行禁止’都做不到,我甚至认为他不适合当一名警察。”(2007年4月4日《新京报》)其实他的话透露出吴幼明严重犯了游戏规则,是单位领导、上级领导不能容忍的。最后的结局是吴幼明这个体制内的人被体制抛弃了(辞退)。还有那位高调反腐——自曝穿防弹衣反腐的原福建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如果他不在人民网上“高调”叫板更大的权势集团,或许他仍然在官位上,可悲的是这个反腐败者最终成了腐败分子,成了阶下囚。
      不错,社会的进步,往往肇始于个体的推动,微小的力量叠加起来,促使体制发生变革。但纵观历史,“始作俑者”往往是以牺牲自己为代价的。没有制度的约束,仅仅是个体的力量还是势单力薄,我们要的不是“堂吉诃德大战风车”,要的是“托马斯?潘恩影响社会”,如何去推动官员财产申报制等。

陈光标在中国是第一个公开承诺裸捐的,但承受了种种质疑和谩骂;也是第一个每年拿出企业净利润的50%做慈善,却被解读成“伪善”。这也与这块土壤有关,在“低调”的土壤中孕育出一棵或几棵“高调”的种子来,显然就是异类,犹如漂亮的天鹅在鸭群中,再漂亮也是丑陋的,最后天鹅漂亮的羽毛却被鸭子们啄光了。尽管陈光标说高调捐钱是为了刺激富人行善,但至今他的行为并没有起到刺激的作用,有人说,中国需要他这样的“暴力慈善”,来推动整个社会的慈善进步。没有一个慈善的好制度,陈光标再给力“暴力”,其力也有限。美国慈善家卡耐基说过:“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但是中国的富豪们宁愿在耻辱中死,也不愿在慈善中生。赵本山说,人最遗憾的是死了钱还没用完,他在死门关上走回来以后,大悟彻醒,但想到的不是慈善,而是享受,花2亿元买一架飞机飞飞。赵本山的做法可以说是当前中国大多富人的心态。

陈光标行善是高调和张扬的,他曾把善款一扎一扎的百元大钞堆在桌上,然后召开新闻发布会。陈光标再“暴力”,“秀”得再耀眼,也只是“木秀于林”。张翕飞的“高调退贿”虽然刮起了一股强风,但这种强风对于张翕飞来说,就可能是“风必摧之”,他的结局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吴幼明或黄金高呢?

什么时候高调行事能成为一种责任,一种气魄,一种精益求精的风格,一种执著追求的精神,那么,我们就真正走向了文明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